2018-06-19 12:19:06[更新]

2018年6月19日 第8期

 

【卷首語】

攜手合作

《每日新聞》記者 張逸麟

 

    1895 年12 月28 日,盧米埃爾兄弟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館地下室里放映了他們自己拍攝的電影《火車進站》等短片,這也標志著電影的誕生。第二年的6 月30日,《火車進站》就遠渡重洋來到了上海,在天潼路的徐園中,人們第一次看到了“西洋戲”。上海與電影的緣分,上海與電影誕生地的緣分,一直延續了下來。

    蒂埃里·弗雷茂作為戛納電影節藝術總監,同時也是盧米埃爾學院藝術總監,這一次也來到了上海國際電影節,而比起回憶往昔的情緣,他更愿意展望未來合作的廣闊空間。未來戛納電影節與上海國際電影節之間的攜手合作,讓弗雷茂無比期待。

    戛納電影節有著70 余年的歷史,在世界影壇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剛剛榮獲第71 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的電影《小偷家族》,也毫無懸念成為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影片中的熱門,一開票就被“秒殺”,足見戛納的魅力。而弗雷茂同樣也被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魅力所感染,“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影響力已經越來越大,我想我們之間走得會越走越近。”弗雷茂說,“上海有這么好的電影節、電影院和電影博物館,這對熱愛電影的人來說,是一件幸運的事,任何人也無法忽視。”

    戛納電影節有著獨特的高貴氣質,擔任了電影節藝術總監近20 年的弗雷茂也是戛納傳統的捍衛者,比如他明令禁止明星們在走紅毯的時候自拍,試圖維護戛納的優雅,甚至愿意保留一種距離感。但這次戛納電影節卻與上海國際電影節親密接觸。之前的戛納電影節市場開幕酒會,就是由上海國際電影節參與主辦,戛納電影節主席皮埃爾·萊斯庫爾、市場總監杰霍姆·巴亞赫、弗雷茂還有上海國際電影節組委會執行副秘書長傅文霞一同在現場共同見證了兩大電影節的首次合作。

    雙方合作的領域會涉及很多方面,比如作為戛納電影節的主要“選片人”,弗雷茂正在考慮讓中國電影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戛納電影節,而這次來到上海,他也是為了更多的了解中國電影,認識更多的中國電影人。戛納電影節很少與別人合作,但弗雷茂這一次卻明顯感受到上海國際電影節蘊藏著巨大潛力和發展動力,“我們也會投入更多的精力,一起面向電影的未來。”弗雷茂說,“我們既然選擇了合作,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對于上海國際電影節,弗雷茂留下了一個生動的比喻,“如果說26 年前第一次來的時候,上海是黑白膠片的老電影,那現在的上海就是彩色大片。”

 

01 CFP.jpg

戛納電影節藝術總監蒂埃里·弗雷茂。(CFP 圖)

 

 

特別關注

戛納電影節總監: 全世界電影節格局中,上海電影節的地位正迅速上升

雙方將謀求更多合作,會越走越近

 

“戛納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好伙伴”

 

    大劇院的臺階下,弗雷茂站住,扶了扶眼鏡,然后拾級而上。上海大劇院和戛納盧米埃爾電影宮雖然遠隔萬里,但有一個共同之處——都是所在城市的地標性建筑,并且,一個是戛納電影節的主場,一個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開幕所在地。今年,弗雷茂以戛納電影節總監的身份,踏上了這條在亞洲最具影響力的電影節開幕紅毯,他所跨越的,已經不僅僅是中國上海和法國戛納之間的距離。

    蒂埃里·弗雷茂,也有媒體喜歡叫他福茂。毫無疑問,他是一個能為自己和自己工作的機構帶來運氣的人。1990 年,他還是法國里昂盧米埃爾學院的節目編排人員,3 年后,他就一躍成為盧米埃爾學院藝術總監。2000 年,他正式擔任法國戛納電影節的藝術總監,每年都會站在戛納紅毯末端,和電影節主席皮埃爾并肩迎接那些世界電影界的巨星。

    這次來到上海,弗雷茂不僅見了上海國際電影節負責人,參加了戛納獲獎影片《迦百農》的發布會,還接受了包括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上海電視臺等一批中國主流媒體的采訪。采訪中,他妙語連珠、談笑風生,一改在戛納的“冷面”形象。弗雷茂說,在戛納電影節結束三周之后就來到上海,是想傳遞這樣一個信息:戛納電影節和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好伙伴,雙方會一起謀求更多合作的可能性,“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影響力已經越來越大,我想我們會越走越近。上海有這么好的電影節、電影院和電影博物館,這對熱愛電影的人來說,是一件幸運的事,任何人也無法忽視。”

    他在與上海國際電影節負責人的會談中指出,在全世界的電影節格局中,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地位正迅速上升,“上影節面臨著歷史性的發展機遇,因為中國已經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電影國家之一。”短短幾天,他遇到了不少好朋友,其中不乏各個國家電影界的重要人物,這讓他既高興又驚訝:“我和他們剛剛在戛納相會,想不到又在上海相見,這已經充分證明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吸引力和關注度。”在他的心目中,“上海憑著自己的電影積累,憑著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完全可以推動電影節成為世界范圍的電影人集聚的有廣泛影響力的平臺。所以,我是帶著合作的愿望來的。”

 

02 CFP.jpg

弗雷茂在采訪中一改在戛納的“冷面”形象。(CFP 圖)

 

“和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合作,我們一定要做到最好”

 

    今年5 月,上海國際電影節和戛納電影節進行了首次官方合作,聯合舉辦了戛納市場的開幕酒會。為此,擔任了近20 年藝術總監的弗雷茂,也第一次走進戛納市場開幕酒會,為上海國際電影節站臺。對于這樣的合作開端,弗雷茂表示,這為未來戛納電影節的中國電影選片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戛納電影節以前主要的選片方向,注重在西方電影。最近我正在考慮,讓中國電影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戛納電影節,希望能夠接待更多的中國電影人。我這次到訪上海國際電影節,正是抱著這個愿望,專程來了解中國電影,認識更多的中國電影人,與上海國際電影節達成更多的合作。”

    弗雷茂表示,雖然現在要說合作的細節還為時過早,“但我和上海國際電影節負責人溝通了合作的前景甚至具體項目,交談非常愉快,契合度也很高。因為戛納電影節是5 月舉辦,上海國際電影節是6 月舉辦,中間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希望能夠把戛納電影節的競賽片和獲獎片引入上海,讓上海觀眾能夠在第一時間觀看這些優秀的影片。我還想把法國盧米埃爾兄弟的展覽帶來上海,這個展覽曾在法國里昂的盧米埃爾學院舉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法國是電影起源的地方,盧米埃爾兄弟為人類帶來了第七藝術,而電影誕生不到一年后,盧米埃爾兄弟的電影就來到了上海。把他們當年的成就,再次帶到中國電影的發祥地上海,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據他介紹,雙方在會談中,還探討了聯合培養電影人才,共同推動中國電影出現在戛納電影節、以及走向更多國家等等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弗雷茂認為,可以明顯感受到,上海國際電影節蘊藏著巨大潛力和發展動力,希望能把自己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我們也會投入更多的精力,一起面向電影的未來。這些合作,可能就要從今年的10月開始籌備和落實了。戛納電影節很少與別人合作,主要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所以和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合作,我們一定要做到最好。”

    在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開幕之夜,弗雷茂說自己踏上紅毯的時候,想起了26 年前第一次來到上海的往事。“如果說那時候的上海是黑白膠片的老電影,那現在的上海就是彩色大片。”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開幕式,也給弗雷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姜文導演對謝晉導演的致敬,海報美術師、字幕員和修復師亮相的環節,令整個活動專注于電影本身,很有儀式感也很溫暖,我非常喜歡。”他坦率地說:“如果說要評價上海國際電影節,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對于品質的高要求,以及擁有那么多熱愛電影的觀眾。我注意到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影迷有非常多的年輕人,這是明顯的優勢,所以,上海國際電影節會發展得更具活力,我們的合作也會有很美好的前景。”

 

03 CFP.jpg

弗雷茂踏上紅毯的時候,想起了26年前第一次來到上海的往事。(CFP 圖)

 

 

特別關注

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主席論壇”舉行

姜文:迷戀于用電影創造一個世界

《每日新聞》記者 酈亮

 

    昨天,作為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主席論壇”的主角,姜文帶著《邪不壓正》的劇組成員,圍繞著這部電影,分享了關于電影拍攝的一些看法。姜文認為,當拍攝觸及了荒誕感,那么電影也就接近了本質。

 

拍電影就是要拍出荒誕感

 

    姜文的新電影《邪不壓正》是他的第六部電影。這部電影故事背景設置在1937 年抗日戰爭時期,雖然和前面幾部電影迥然不同,但是姜文說,他對電影的追求是一貫的。“我拍的電影很少,4年才有一部。但是我拍電影是很有質量的。一些人進入這個圈子是為了賺錢,我卻迷戀于創造一個世界。我認為拍電影的本質,就是導演心中有一個世界,然后通過電影表現出來,體現他們對于藝術的追求。”

    姜文的電影總有一種幽默感。他用喜劇去表現一些戰爭題材的故事,曾一度引起爭議。但是昨天姜文說,他拍的并不是喜劇,而是一種荒誕。“荒誕是觀察超越了表面才能看到的。”姜文一直認為,荒誕是人類境遇的本質,拍電影就是要拍出荒誕感,只要觸及到荒誕,就能接近本質。

    《邪不壓正》劇組中的許多工作人員都說姜文是一個“細節控”,他的掌控從編劇到燈光到攝像,涉及到各個環節,而且很細致。當然,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對于表演的一些觀點。姜文昨天說,什么是表演?表演就是演員的自我暴露,表演不能有半點的裝模作樣,是一種掏心窩子的行為。也正因為如此,姜文認為,生活對于電影人來說永遠是第一位的,“生活第一,電影第七”,沒有了生活,什么電影都無從談起。

 

04《每日新聞》記者 張瑞麒 攝.jpg

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主席”姜文。(《每日新聞》記者 張瑞麒 攝)

 

電影就得一邊拍一邊改

 

    著名演員彭于晏在《邪不壓正》中擔任了男主角。彭于晏說,在拍攝的過程中,姜文導演對于他的指導很受用,“他總是告訴我,你可以和別人不一樣。他的指導豐富了我對角色的認知,會猛然意識到其實身上還有那么多東西過去沒有被發現。”彭于晏說,整個拍攝的過程如此讓人印象深刻,以至于《邪不壓正》拍攝完兩年了,他都沒辦法再去接其它的戲。

    當然,讓彭于晏印象最為深刻的還是整個劇組對于劇本的精益求精。在姜文的劇組里,編劇并不是一個人,所有人都可以參與到劇本的討論之中,不管是演員還是攝像師。《邪不壓正》的編劇孫悅也擔任過姜文另一部電影《一步之遙》的編劇。她昨天說,現在外界都在傳姜文拍電影沒有劇本,都是現場寫的,這并不確切。就拿《邪不壓正》來說,在拍攝前一年劇本的好幾稿就已經放在那里了,只是姜文拍戲喜歡一邊拍一邊改。因為他一直認為,劇本在演員說出來之前,都有修改的空間。而在這個過程之中,任何人都可以發表看法。

    姜文對于劇本的關注已經到了比較極端的程度。他昨天談到青年電影人對于行業的介入時說,青年電影人不要關心題材,不用關心各種制作,只要關心內容,把劇本寫好就可以了。“我拍《陽光燦爛的日子》時,當時的人對于這些故事并沒有什么熱情,但是我就是喜歡。當時流行傷痕文學,但是我覺得我看出來的并不是那樣,我就用電影來表達自己的看法。”

 

05《每日新聞》記者 張瑞麒 攝.jpg

著名演員彭于晏。(《每日新聞》記者 張瑞麒 攝)

 

 

特別關注

亞洲新人獎評委見面會

施南生:不要忽視新人的真誠與力量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實習生 賴鼎睿

 

    昨日上午,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評委見面會于上海銀星皇冠假日酒店舉行。如今的新人,水平如何?不少迅速躥紅的新人,為何不能持久?什么才是新人在電影界的立身之本?五位評委結合自己的成長經歷,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同時,他們也對新人的成長表達了強烈的期待。擔任今年亞新獎主席的著名制作人施南生表示,這個行業需要新鮮血液。

 

勾起評委們的新人記憶

 

    作為上海國際電影節重要環節的亞洲新人獎,一直以對亞洲電影新生力量的孵化與培育成績而受人稱道。

    亞新獎評委會主席施南生表示,評選亞洲新人獎與主競賽單元并沒有太多不同,“因為現在評選新人不會很難,很多影片水平已經很專業了。我很希望看到年輕人的電影。昨天看了五部電影,很享受這個過程。”

    新人獎“新”在哪里?來自菲律賓的導演拉亞·馬丁期待新人發出的聲音,因為“這份能量和情感聯結更讓人印象深刻”。中國攝影師曾劍也表達了類似的見解,“拍第二部時會更成熟,但第一部有不一樣的東西。”

    對整體年輕的評委們來說,來評選這個新人獎,都勾起了他們自己做新人時的記憶。身為亞洲新人獎的評委,他們也曾作為新人初入這個行業。緬甸導演趙德胤對自己的新人經歷的形容是“連跑帶打,一通亂拍”。當時原定男主角的家長聽說在緬甸邊境拍片,便不許男主角出門。最后執行制片人變成男主角飛到緬甸,制作了《歸來的人》,這部影片入圍了釜山獎和鹿特丹影展。

    拉亞·馬丁通過他的畢業作品為大家所熟知。“畢業作品本來只要交短片,但交了長片,就獲得了很多國際電影節的青睞。”那時他同時擔任導演、編劇和攝影,甚至在現場用筆記本電腦放音樂收音。拍攝畢業作品的資金很有限,但他卻特別快樂。“每天特別興奮,不吃不喝都覺得特別開心。”

    曾劍形容自己的經歷時也非常懷念。“那時人少,特別自由。一個鏡頭從一樓拍到四樓,隨便演,隨便拍。后來看到媒體記者拿的攝影機比我們的都好。”他看重新人的那份真誠。“拍第一部作品時,更需要真誠,要想清楚你所有的表達。”

    知名演員宋佳說,“昨天看片后,想到自己做新人的時候,被這份激情所打動,也提醒自己不要忘掉一開始的真誠。”

    當然,他們如今已經成為了評委的角色,可以對別人的作品進行點評了。宋佳就透露,自己還曾經擔任過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的評委,她坦言角色轉換并不輕松,而且這次的評選時間更緊張。“但是這次緊張的過程,我反而很享受,因為這是一次交流與學習。我會非常享受心無旁騖投入電影的過程,會非常尊重我手里的這一票。”

 

每個新人都該把電影當藝術

 

    怎樣的電影,才是評委們的心頭所好?施南生簡單提及了評選的標準:“最佳影片當然是各方面都要比較完美的,最佳演員看演技,但有時候一個劇本給一個演員的表演發揮空間更大一些,他就更占優勢。最后,當然作為評委,也會有一點點個人的喜好在內。”

    趙德胤指出,趙德胤把“藝術”兩個字拆分開來,講述了電影的標準,他說,電影作為一門藝術,應該有藝且有術,“市場不是行業的本質,那只是銷售。本質應該是導演和演員的功力”,“藝,長相佳,有氣質,自然容易被行業接納;術,以演員為例,演技很重要,已經有老天爺賞飯吃了,最后能不能成功,得靠術。有的人開始很紅,但后來不行,要考驗中間下的功夫。”

    施南生對這樣的說法頗為認同。她還專門提及了“小鮮肉”:“很多人認為用小鮮肉就會成功,這我不同意。永遠的標準是恰當的角色用恰當的演員。現在一些演員要價高,但不符合專業標準,不符合經驗資歷,那我覺得不對。”作為多部賣座電影的監制,她表示自己不以是否是小鮮肉來用人,最喜歡認真、用功、愛學習的演員。“我用的新演員,都愿意學習。可能我們都很兇吧。”

    除了整體標準,電影的每一個環節,評委們都有詳細的標準。曾劍從攝影的角度出發,提到“攝影師不應只是專注于畫面的美感,還要關注攝影機對表演、對內容有什么幫助。”同時,他還強調了剪輯這一創作環節。“剪輯對電影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創作環節,但很多人忽視了這個。我們有了剪輯,可以更大膽地做一些事情。”

    拉亞·馬丁則關注電影的詩意與深度,“像最近看過的中國作品《芳華》,電影內容比較詩意,把人帶到了更深的層面,而且看完之后會有更深刻的思考。”趙德胤則更看重電影的故事性。“不管是完整與否,真實與否,詩意與否,類型與否,電影的故事都應有從一而終的純粹。”

    在評委見面會后,評委們將投入電影的評審工作中,本屆亞洲新人獎共有15 部影片分別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演員、最佳女演員和最佳攝影的提名。據悉,亞洲新人獎頒獎禮將于22 日晚在海上文化中心大寧劇院舉辦。

 

06 CFP.jpg

評委見面會現場。(CFP 圖)

 

07 CFP.jpg

亞新獎主席、著名制作人施南生在發布會上發言。(CFP 圖)

 

 

特別關注

財經界、影視界大咖共議新時代中國電影的責任與使命

新時代中國電影要發揚文化自信

《每日新聞》記者 酈亮 實習生 李芷琪

 

    昨日,作為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重量級論壇之一,以“新時代中國電影的責任與使命”為主題的中國影視領袖峰會在上海電影博物館海上5號棚舉行。中國電影基金會理事長張丕民、上海電影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仲倫以及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領銜一眾發行公司領袖以及影投公司領袖共同對話。峰會旨在探討財經視野下的中國電影產業未來,以及新時代電影轉型發展路上所必須肩負的責任與使命。峰會還頒布了《2018強影之路中國電影的責任與使命》白皮書。

 

中國電影正在從大國走向強國

 

    中國電影進入了新時代,新時代的電影和過去自然不同,有著新的責任和使命。中國電影基金會理事長張丕民說,現在正是中國電影從大國走向強國的關鍵歷程。而人們所處的新時代,也對電影產業有了新的市場化要求,面對新時代,要有新舉措。“在這關鍵階段,我們必須要把握好電影這一產業定位和其特殊文化產業的關系。”

    張丕民說,電影的產業化定位毋庸置疑,它作為帶有意識形態屬性的文化產業,決定了它的市場需求和利益訴求,使得電影分為制作與發行兩個主要參與對象。而它的意識形態屬性要求電影從業者要發揚主旋律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并從中發揚文化自信,提高文化自覺性。但不管怎么平衡市場化需求和文化產業定位,還需要電影從業者們悉心探索、潛心研究。

    “電影是一門創意產業,是一門盡量減少復制的產業,它不遵循普通產業的發展規律,在我們從大轉強的關鍵時刻,更要求投資人把控好電影作品與電影產品之間的平衡點,尊重藝術創作規律和藝術家,做推動中國電影發展的‘義工’,這樣才能實現中國電影的強國夢。”張丕民說。

 

中國電影還有更多的產業化可以發掘

 

    新時代的中國電影產業的一個特征,就是資本注入著實推動了電影發展。對此,經歷了市場經濟大潮洗禮,走上了集團化、產業化發展的上海電影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仲倫也表示,在中國電影由大轉強的關鍵時期,光靠業內從業者和投資者是不夠的,還需要第三只眼睛來幫助人們思考。“兩年前,人們忽略了對電影本身發展的思路,但進入今年以來,我發現越來越多的電影人,包括觀眾都更加理性、樸實、清醒了,甚至還會思考中國電影的下一步該怎么走。所以我們應該對中國電影保持充分的信心和信賴,還有更多的產業化可以發掘。”

    任忠倫說,新時代中國電影的一個自信的源泉就是觀眾在增加。三四線城市已成為國內電影的主要市場,產業的根基正慢慢拓展到三四線市場。30 歲以上及20 歲以上的觀眾比重慢慢增加,這是進入行業新發展時期的重要數據,也是讓人們對中國電影保持信心的一個很重要的依據。

    此外,任仲倫還表示,目前中國處在發展期的影視產業所擁有的機會比處于穩定期的產業機會大得多。即使票房增長慢,也不要以為這個市場沒有前途,影視行業的發展會越來越快。今后的發展過程當中,要擔當起新時代的電影責任和使命,希望電影有更多的思想擔當,這個思想擔當,絕對不是類似文件的轉述。未來,中國的影視產業依然有很大的投資機會。

    當然,也有一些業內人士對資本注入影視產業保持了一種警惕。華誼兄弟聯合創始人兼CEO王中磊表示,資本進入這個行業,對行業的推動要肯定,現在資本冷靜下來,大家可以更加專注地把資本投給做內容、有能力的企業。資本與政策,在對待電影行業的時候,應該是寬容的態度。當前,一些公司集渠道、內容,發行于一體。其實,沒有一個企業在這個行業里掌握所有的環節,一旦掌握反而走偏,出發點會出現偏差,未來的公司應該有“整合”。

    樂創文娛董事長兼CEO 張昭表示,做內容的才不會那么容易被資本打倒,這個行業要度過難關不需要很多錢,只需以內容為核心。在面對資本時要自信,窮則思變,資本在過去有非常大的幫助。未來,歡迎資本考量電影人的價值,這樣才能把價值做起來,真正變成有價值。

 

08《每日新聞》記者 常鑫 攝.jpg

中國影視領袖峰會在上海電影博物館舉行。(《每日新聞》記者 常鑫 攝)

 

09《每日新聞》記者 常鑫 攝.jpg

嘉賓探討財經視野下的中國電影產業未來。(《每日新聞》記者 常鑫 攝)

 

 

頭腦風暴

“一帶一路”電影文化圓桌論壇昨舉行

電影節聯盟助力多國影視“走出去”

《每日新聞》記者 陳穎婕 實習生 董藝萌

 

    作為今年第21 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一帶一路”系列活動的重要部分,“一帶一路”電影文化圓桌論壇于6 月18 日下午舉行。來自荷蘭、俄羅斯、愛爾蘭、馬來西亞、新西蘭、烏克蘭、波蘭、拉脫維亞、埃及、哈薩克斯坦、印度、菲律賓等多個國家的電影節及電影機構代表,在論壇上分享各自國家的電影拍攝經驗、觀眾培養策略以及市場推廣機制。

 

未來電影節聯盟有何設想?

將設置“主賓國”及“電影主題”

 

    上海國際電影節中心主任傅文霞在論壇開篇時,介紹了今年“‘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設立的初衷。她指出,上海國際電影節走到了21 屆,在此期間交到了很多國家的電影友人,“如何進一步地開展緊密的合作與交流,讓我們萌生了牽頭倡議‘一帶一路’聯盟的想法。我們希望在未來可以有更多的國家和機構可以加入到我們的聯盟中,為廣大觀眾帶來更多的優質影片。”傅文霞表示,除了“‘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作為今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最耀眼的元素之一,在今年的電影節上,還有一系列的“一帶一路”主題內容設置,包括“一帶一路”電影周、“一帶一路”電影之夜等活動,希望通過“一帶一路”的合作,讓各國電影節機構相互推薦影片,主動“走出去”開展各種交流活動,促使電影節品牌影響力不斷增強。

    在論壇交流期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電影節和機構代表暢所欲言,對于未來電影節聯盟的發展寄予期望。保加利亞索菲亞國際電影節主席斯蒂芬·奇塔諾夫提議,未來聯盟國家可以輪流擔任展映主賓國,通過展映了解“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新興電影力量,加強電影前沿的交流。哈薩克斯坦歐亞國際電影節策展總監戴安娜·阿什莫娃則提議,中亞許多國家的電影只有在電影節上才有機會接觸國外市場,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將這些電影帶到更大的舞臺上。羅馬尼亞特蘭西瓦尼亞國際電影節主席圖多·久爾久表示,希望可以舉辦一些以“懷舊”為主題的經典電影回顧展,讓更多地年輕影迷通過經典懷舊影展了解電影文化,對于策展人來說,熟悉其他國家的電影歷史和經典電影大師也是很重要的一堂課。

 

如何讓本土電影走出國門?

盡早引進投資人讓資本進入宣傳期

 

    如何讓本土電影更好地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在電影文化圓桌論壇上,多國資深電影人都認同,世界級國際影展是一個很好打開國際市場大門的載體和平臺。烏克蘭電影協會CEO維多利亞·亞爾莫修克表示,除了有政府、政策支持,參加各類影展等多管齊下的作用外,讓私人資本的宣發盡早地進入電影制作過程中,也是讓本土電影走向世界的一個重要渠道。“烏克蘭的電影行業較為龐大,今年我們有50余部電影正在制作過程中,我們也在努力幫助這些電影走出去,我們會盡早地引進投資者,讓資本更早地進入影片宣傳期,幫助影片擴大宣傳影響力。”

    當談及如何更好地培養青年電影人成長地話題時,波蘭華沙電影節主席史蒂芬·羅頓在論壇上分享稱,波蘭擁有許多師資力量雄厚的優秀電影學院,培養出了許多電影大師,在導演、攝影、動畫、美術設計等領域都有經驗豐富的電影人執教人。“目前,波蘭的電影學院中已有一批中國學生,希望通過“一帶一路”聯盟,能有機會進一步推廣波蘭電影教育,吸引更多外國學生來波蘭學習影視拍攝制作。


如何加深各國電影人間的深入合作?

應加強對新興電影及導演的關注和培養

 

    在過去兩年時間里,包括《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在內的一系列探討社會議題的印度商業電影進入中國市場,不僅票房大熱,在口碑方面也都取得了較好的反響。本屆電影節中,印度選送了一部即將在九月份于院線上映的《嗝嗝老師》作為展映影片,這部影片聚焦女性與校園生活,講述了一位心懷抱負的女老師將自身弱點轉變為力量,并影響學生們的故事。印度孟買電影節藝術總監斯姆里提·基蘭在此次“一帶一路”電影文化圓桌論壇上表示,她很期待看到中國觀眾對這部電影的的反饋與建議。“印度的電影人一直非常注重與中國的合作,我既希望能通過這次‘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的簽約,加深對中國電影的了解,也希望能借此機會進一步看到中國觀眾喜愛的影片,進一步打開印度電影在中國的市場,尋求兩國電影人間的深入合作。”

    愛爾蘭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作為“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的中堅力量,自創立至今的六年來,已經快速成長為廣受國際歡迎的電影節,它表彰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展映來自“絲綢之路”國家的國際影片,發掘全世界范圍內的新影片和新面孔。在此次的電影文化圓桌論壇上,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的主席卡拉·穆尼表示,望能夠在今后的合作中加強對新興電影和導演的關注和培養,可以將更多優秀的國際電影帶到上海國際電影節,也希望通過聯盟平臺,與更多的國際電影人建立聯系。

 

10 CFP.jpg

多個國家的電影節及電影機構代表,在論壇上分享各自國家的電影拍攝經驗。(CFP 圖)

 

11 CFP.jpg

“一帶一路”電影文化圓桌論壇現場。(CFP 圖)

 

 

第一現場

娜丁·拉巴基亮相“一帶一路”電影周大師班

調研四年寫實手法呼吁大眾關注社會邊緣少年

《每日新聞》記者 陸安怡

 

    昨日下午,獲2018 年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審團獎的影片《迦百農》在第21 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一帶一路”電影周展映。映后,該片導演娜丁·拉巴基參與“一帶一路”電影周大師班活動,與現場觀眾交流創作歷程,并呼吁大家關注這群徘徊在社會邊緣的少年兒童。 

 

關注貧民窟孩子日常生活 創作由心而發

 

    娜丁·拉巴基來自黎巴嫩,2007 年,她執導的第一部故事片《焦糖》,講述了阿拉伯世界婦女所面對的種種禁忌。2011 年,她執導的第二部故事片《吾等何處去》則繼續聚焦于阿拉伯世界的沖突。本次展映的《迦百農》是娜丁·拉巴基的新作。迦百農是古巴勒斯坦的一個城市,靠近加利利海。在《圣經》里,這是耶穌傳道的中心。

    “迦百農”在法語中,意為混亂無序的狀態。創作時,娜丁·拉巴基在白板上記錄靈感,發現眾多想法互相交匯,呈現出雜亂狀態,遂將“迦百農”作為片名。

    這部影片講述了12 歲男孩扎因的艱難歷程,他狀告父母讓其來到這個世界上,卻沒有能力撫養他。他生來就沒有任何身份,而且還慘遭虐待。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奮力抗爭,成為所有那些沒有獲得基本權利保障,缺乏教育、健康和愛的貧困人民的代言人。

    娜丁·拉巴基表示,該片是自己由心而發的創作。她在黎巴嫩貧民窟時,注意到小孩子在街頭嬉戲,進而對他們的日常生活產生好奇,開始思考“他們轉過街角的生活如何?”

    為此,她展開了長達四年的調研,“我希望能真實地表達孩子們的狀況,而不限于局外人的角度。”經過調研,娜丁·拉巴基坦言,孩子們的遭遇令自己觸動頗多。她發現不僅在黎巴嫩,全世界都有類似情形發生,所以想創作這一主題,表達自己對這些孩子遭遇的憤怒。

    “這是一部現實主義影片。”她告訴觀眾,本片劇情與貧民窟孩子們的真實遭遇相似,并且還使用了戲劇性的柔化處理,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他們的經歷更為艱難。

 

希望觀眾接觸這部分社會現實

 

    本片主演扎因本身就是一位敘利亞難民,和影片主人公一樣,生活在臟亂差的環境中。就在三個月前影片開始宣傳時,他還沒有護照,處于“ 隱形人”狀態。這些類似的生活經歷都讓他在演戲方面一點就透,能立刻進入狀態。

    現場有觀眾提出,主人公顯現出的思想非常超前,這是帶有創作者理想化的設計,還是真實存在的?

    對此,娜丁·拉巴基表示,她在調研中發現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孩子,遠比大家想象中成熟。

    當然,影片中孩子在法庭上狀告父母的情節,并非現實生活中的場景,而是具有象征性的劇本創作表達。調研中,她在拘留所和監獄與青少年接觸,有99.9%的孩子覺得自己生活得不開心,并困惑于“如果父母不能好好地教養我,給我基本生存條件,為何要生下我?”基于此,她把這一戲劇性元素呈現在了大銀幕上。

    娜丁·拉巴基表示,希望通過銀幕的力量,傳達自己對于這些邊緣少年兒童的關注,并讓人們意識到這一群體的存在,思考相關的解決思路。

 

 

參賽影片

《塔杜薩克女孩》:直面苦痛,生命不能承受之寒

《每日新聞》記者 陳詩松 實習生 蔣詩瑤

 

    昨日,第21 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劇情片《塔杜薩克女孩》在上海影城進行了官方放映,導演兼編劇馬丁·拉羅什和女主演卡米爾·蒙戈出席了此后的劇組見面會。馬丁·拉羅什表示,影片采用寫實主義的手法講述了身懷秘密的少女尋找生母、直面痛苦的故事,“生活總要繼續,但也必須經歷命運中的嚴酷時刻”。 

 

塔杜薩克的冬天:以寒冷觸覺直擊心靈苦難

 

    塔杜薩克是加拿大魁北克的一座小鎮,冬天來臨,大雪覆蓋,一切都顯得寒冷靜謐。18歲的女孩克洛伊在冬季最寒冷的時節從蒙特利爾出走,一路搭便車來到了這里,隱藏身份在一家旅社打工換宿。原來,一出生就被母親遺棄的她在暗中尋找著生母,掙扎于是否相認以及如何面對這段關系的苦惱之中。

    電影也主要圍繞著女孩克洛伊和她的母親展開,“這兩個角色互為對方的一面鏡子,母親在17 歲時懷孕生下了克洛伊,曾試圖悶死她,剝奪她生而為人的權利;克洛伊在18 歲時懷孕但流產了,她們的人生在某些時刻有著相似的經歷。”導演馬丁·拉羅什談到,這不僅僅是一對母女之間尋求原諒、達成和解的故事,更是兩位女性在面對人生的難言苦痛時共同成長的故事。

 

小成本大格局:現實主義色彩刻畫人性光輝

 

    在影片結尾,母女倆在電話中對話的鏡頭長達17分鐘,母女倆隔著電話哭著揭開各自最深的傷疤。導演馬丁·拉羅什表示,這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克洛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媽媽說出了埋藏在心底深處的回憶,這就足夠了。之后她們可能會有各自的生活,而我希望把想象的空間留給觀眾。”

    女主人公扮演者卡米爾·蒙戈也對人物塑造作出了自己的解讀,“第一次讀到劇本時我就感受到女主角強大的內心。在拍攝過程中,我們希望以一種切實的角度來呈現刻畫人物,尊重故事的本源,這要求表演者對于內心戲有很好的把握”。

    《塔杜薩克女孩》是一部小成本制作,15 人的劇組在預算受限的情況下使用近景、手持、長鏡頭等拍攝方法將現實主義融入影片。導演馬丁·拉羅什曾經參加過多個國際電影節,希望通過小成本故事片獲得關注和投資,在見面會上他提到自己對女性主義題材很感興趣。該片曾在法國和加拿大展出,這次作為劇情片入圍上海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他表示很開心,也很期待中國觀眾的反應。

 

13 CFP.jpg

《塔杜薩克女孩》主創人員與觀眾見面。(CFP 圖)

 

 

平臺亮點

“拍攝在上海-上海影視拍攝指南2018”首發

AR技術讓取景地“全球化”“動起來”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實習生 賴鼎睿

 

    昨日下午,“拍攝在上海-上海影視拍攝指南2018”首發式暨“上海影視拍攝取景地”全球推介會在上海銀星皇冠假日酒店舉行。在推介會上,上海廣電制作協會分別與希臘、加拿大代表簽署了戰略合作備忘錄。《每日新聞》記者了解到,今年《上海影視拍攝指南》亮點多多,包括將通過AR 技術使圖文資訊“動起來”,讓劇組制片可以不用親臨現場就能完成勘景任務,節約制作時間,提升效率。協會表示,指南的發布,也是踐行“打響上海四大品牌建設”的極佳例證。  

 

創設4年來碩果累累

 

    由上海廣電制作協會特別打造的上海影視攝制服務機構,自2014年10月設立以來,已經在攝制咨詢和服務能力方面有許多成就。

    上海市廣播影視制作業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于志慶在推介會上介紹說,截至2018年6月15日,上海影視攝制服務機構為來滬拍攝單位提供攝制咨詢協調服務4068 件次,事項受理率為100%;接受影視攝制咨詢服務的單位共2790家,其中上海單位2094家,國外及國內各省市單位696家;接受影視攝制協調服務的影視劇組共555個,其中上海劇組297個,國外及國內外省市劇組258個。

    此外,上海影視攝制服務機構連續4 年編制的《上海影視拍攝指南》也是一大亮點。上海16個區的影視攝制服務工作站、近200 個可供拍攝單位取景的影視拍攝取景地被收錄到《指南》中,以方便眾多影視作品留在上海、接軌上海、展示上海。

 

拍攝指南可完整

 

    影視行業作為文化行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上海影視拍攝指南》的編制也與時俱進,更好地為上海文化服務。

    于志慶副會長在推介會上指出:“我們積極響應上海市委打響‘紅色文化’品牌的指示。”目前,《上海影視拍攝指南》中已經包含了中共一大、四大會址、毛澤東主席故居、李白烈士故居等可供全球影視攝制單位拍攝取景的取景地音視頻介紹。未來,上海影視拍攝服務機構將加強紅色旅游資源的搜集和梳理,引導更多紅色旅游主題資源向來滬影視攝制單位開放,為更多紅色旅游拍攝取景地做好推廣宣傳,把更多紅色主題影視拍攝取景地納入到《指南》中。

    從去年第20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結束開始籌備、歷時共9 個月,《指南》為全市取景地建立了影像素材庫。據透露,上海本地的影像素材庫已經建成,未來機構將放眼長三角,使長三角影視拍攝資源以更加一體化的面貌呈現給海內外影視攝制單位。針對長三角各省區市不同的人文、自然風貌,以在上海探索的初步經驗作為起點,服務基礎設施的建設和標準化的服務協調體系將延伸到整個長三角區域,形成長三角區域聯動的影視協拍服務體系。

 

亮點多多走出國門

 

    《上海影視拍攝指南》幾乎每年都有許多創新,今年的亮點是AR 技術、影像素材庫和國際化。為了讓上海影視拍攝取景地的呈現更加生動、讓全球拍攝單位獲取資訊更加便捷,2018 版《指南》通過AR 增強現實技術使《指南》中的圖文資訊可以“動起來”。因此,劇組制片不用親臨現場就可以完成費事、費時的勘景任務。技術上的突破為影視企業節約了成本,也提升了效率。

    國際化也是《指南》中過去和未來力圖提升的方面。通過中英文對照、精品出版物的形式進行正式發行,《指南》和機構在海內外的影響力和輻射力得以進一步增強,以此吸引更多國際國內影視項目“海漂”。放眼全球很多發達國家和地區、城市,它們已經建立起了較為完備和市場化的影視協拍服務體系。

    在未來,上海影視攝制服務機構將以“走出去”、“引進來”的形式推動上海影視產業進一步向全球化縱深發展。推介會上,上廣電制協會長楊震華分別與希臘、加拿大代表簽署了戰略合作備忘錄,在拍攝取景地相互推薦、配合拍攝、加強協拍服務方面建立緊密合作。

    據介紹,上海影視拍攝服務機構的目標是打造上海全球影視創制中心,積極響應上海構建全球卓越城市,打響“上海服務”“上海制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的號召。將繼續致力于提升上海影視攝制“基礎服務設施”能級。

 

14.JPG 

上海市廣播影視制作業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于志慶介紹“拍攝在上海-上海影視拍攝指南2018”發布背景。

 

15.JPG

發布會現場。

 

 

特別關注

齊聚行業精英展示精品內容展望未來趨勢

2018年互聯網影視峰會圓滿落幕

《每日新聞》記者 陳穎婕 實習生 董藝萌

 

    6 月18 日晚,2018 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盛典在普陀區舉行。盛典發布了年度網絡影視精品榜單,《白夜追兇》《虎嘯龍吟》等優秀網絡劇目,《這就是街舞》《吐槽大會》等優秀網絡綜藝,《靈魂擺渡黃泉》《哀樂女子天團》等優秀網絡電影榮譽上榜。盛典將為期四天的峰會氣氛推向了最高潮,至此,首屆互聯網影視峰會圓滿落幕。

    作為2018 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的組成部分,互聯網影視峰會以聚焦互聯網影視產業發展為出發點,通過同期舉辦的第十屆中國網絡視聽產業論壇、原創文學影視創投峰會、互聯網影視精品榜單發布、互聯網影視盛典等多個板塊,系統性地梳理了互聯網影視行業發展的現狀與趨勢。2018 年的互聯網影視峰會為了產業發展努力搭建的聚焦平臺,專業人才的交流平臺,精品內容的發布平臺,同時也匯聚行業領軍人物,直擊行業熱點話題,展望未來發展的新趨勢。 

 

4天11場“高濃度”論壇 全方位聚焦行業探索

 

    6 月15 日下午,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與上海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第十屆中國網絡視聽產業論壇在普陀區拉開帷幕。作為已舉辦到第十屆的中國網絡視聽產業論壇,伴隨并見證了行業從迷茫走向成熟的過程,此次與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的互聯網影視峰會攜手舉辦,也體現了作為中國影視行業的重鎮上海,在加快互聯網影視行業發展、打響上海文化品牌戰略的決心。

    在短短的四天時間里,從商業模式、網劇、網綜、音頻內容、文創產業、內容營銷、文化傳承等多個視角舉辦了一共十一場論壇,全方位聚焦了互聯網影視產業的各個環節,每場論壇都堪稱是高濃度、高含金量。除此以外,此次的互聯網影視峰會還關注了互聯網影視與傳統影視行業的互相融合與嬗變。

 

推薦上游網絡文學作品 版權多元轉化助力產業發展

 

    2018 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不僅僅是思想與觀點的交匯平臺,也是助力推動產業發展的產業集聚平臺。多場文學推薦會在此期間舉辦,為產業和市場舉薦了多部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

    隨著互聯網影視的發展,影視作品和上游的網絡文學產業的互相依賴程度日益提高,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通過多元轉化的方式,最終可以被改編拍攝成為影視作品。很大程度上,文學作品的內容品質,關系到最終呈現在觀眾和用戶面前的影視品質。峰會期間,官方推選的100 部原創文學作品正式發布,30 部優質文學作品獲10 位特別推薦人特別推薦,16 部文學作品就影視化合作開發意向完成現場簽約。

    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副局長王瑋表示,原創文學影視創投峰會從優秀文學作品入手,就是要促進文學作品版權擁有方與影視公司圍繞優質題材、創作源頭進行項目探討、作品展示及項目交易,搭建文學作品改編影視作品之間推廣、孵化、交易的長期高效平臺。

    上海國際影視節中心副主任童穎代表組委會發言稱,原創文學影視創投峰會希望發揮平臺作用,借助廣大合作伙伴和影視資源,為優秀原創文學作品多元化轉化搭建溝通渠道,提供包括組織專項咨詢、作品推薦、改編建議以及牽線搭橋等在內的多方面服務。實踐證明,只要方式合理,路徑得當,每一部優質文學作品都能夠衍生出不同業態的跨界精品,使其知名度、影響力和商業價值得到再次提升。

 

關注互聯網精品內容發展 讓1/8的生活更美好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管理司原司長、中國網絡視聽服務協會副會長羅建輝在昨日舉辦的“網絡影視精品發展論壇”中表示,精品節目的創作要有“兩個堅持”和“一個共識”:堅持正確的導向、堅持藝術理想,達成規范化的行業共識。“網絡原創視聽節目從草莽階段進化到精品化發展階段,從相對邊緣的位置走向主流化發展的軌道,已經成為人民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這個新起點上,網絡視聽也成為“傳播黨和國家聲音的重要陣地、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力量、人民群眾文化信息消費的重要平臺和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培育新經濟的重要引擎。”因此,勇攀精品的“高峰”對于網絡視聽行業來說,對于滿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求來說、對于新時代的國家建設來說,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而這也是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舉辦的目標。

    6 月18 日晚,2018 年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盛典舉行。在盛典上,年度網絡精品內容被隆重推薦。盛典同時提出了“讓1/8 的生活更美好”的主題,提出中國用戶每天休閑娛樂的時間在三小時左右,其中35 歲以下的人群大部分都用于互聯網。這也說明了在互聯網精品影視內容必須符合當下年輕用戶的審美趨勢,同時更要引領中國青年的價值觀。

 

16 CFP.jpg

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互聯網影視峰會盛典現場“星光熠熠”。(CFP 圖)

 

 

平臺亮點

中意電影合作圓桌會“聚焦意大利”

鼓勵更多優秀意大利電影作品走進中國

《每日新聞》記者 陳詩松 實習生 鄭曉偉

 

    昨天下午,中意電影合作圓桌會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來自中意兩國的十多位電影制作、發行企業代表交流各自從業經驗,并探討加強兩國在電影產業上合作的新思路。記者了解到,為了鼓勵更多優秀的意大利電影作品走進中國,中意雙方將多措并舉打開合作大門。

    這場主題名為“聚焦意大利”的圓桌會由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總經理苗曉天、意大利電影音像和多媒體工業協會國際業務部主任羅伯特·斯塔比勒(RobertoStabile——CEO of ANICAInternational)聯合主持。苗曉天在掌控國際合拍片項目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斯塔比勒也對本國產業有著深刻的了解,兩人先后介紹了本國的合拍片產業概況。

    來自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意大利電影音像和多媒體工業協會、意大利國家影視公司,以及阿里影業、上影集團等中意電影制作機構和電影人齊聚一堂,共同就雙方電影制作發行、國際合作等話題進行了全方位的信息共享和深度討論。

    阿里巴巴影業制片人魯巖闡述了利用阿里巴巴大數據推算觀眾觀影喜好的技術手段,意大利電影委員會主席斯特法妮婭·艾坡里尼則分享了電影劇作地域轉換的思路,尋求“可以是羅馬、也可以是上海”的攝制思路。

    在強化國際合作方面,各企業代表最后紛紛表達了相互尋求合作機會的訴求。上海電影集團副總裁徐春萍在會議期間的一段話很好地概括了這次會議的一個主題思想:“曾有人請教如何拍出國際化的電影,這問題卻引起同行詫異:因為電影本身就是國際化的,無需尋求,真正應該尋求國際化的是電影產業。”

    據悉,隨著今年5 月份《完美陌生人》在中國的熱映,意大利電影正逐步走進中國觀眾的視野。為了鼓勵更多的意大利優秀電影作品邁出國門,走進中國,意大利電影音像和多媒體工業協會將為意大利的電影人提供一筆基金,資助他們在中國發行作品。同時,意大利方面也將為中國電影人到意大利拍攝電影提供政策和經濟上的支持。在中意合拍片方面,意大利方面更是提供了高達30%的退稅優惠政策,積極孵化中意電影創意。

 

18 CFP.jpg

中意雙方將多措并舉打開合作大門。(CFP 圖)

 

 

參賽影片

金爵獎主競賽單元入圍片《再別天堂》首映

闊別草原天堂感悟生命的輪回

《每日新聞》記者 陳穎婕 實習生 李芷琪

 

    昨日,第21 屆上海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劇情片《再別天堂》在上海影城舉行官方放映。本片集合瑞士、蒙古兩國團隊聯合拍攝、制作,將當代蒙古國的現狀呈獻給觀眾。在瑞士留學、居住的導演巴特巴雅爾·綽格索姆導演將蒙古國的城鄉差異和對生命的認知與感悟作為大背景,在這基礎上通過對小人物的寫實拍攝,希望傳遞出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和回應。

    在見面會現場,導演也表示,此次處女作能有幸入圍金爵獎,對自己是一種極大的鼓勵,希望下一部影片能呈現得更好。

    全片看似在講久居高原的牧民因為懷孕的妻子難產,決定奔赴城市就醫的故事,實則通過二人一路上生活的細節,將人物性格變化豐滿化,同時也將城鄉差異的無奈和生命的不可預測性展現在觀眾眼前。在人物刻畫上,導演也希望呈現有層次感的人物,“在刻畫男主角單純、堅持之時,也會用魯莽暴力的手段表現他的暴躁脾性;而在表現城市男司機的時候,雖然他以壞人身份出現,但也用了少許片幅表現他的善良和堅韌。”

    電影全片采用實景拍攝,導演巧用新聞紀實類的拍攝手法,再加上少許戲劇化元素輔助劇情發展,一方面將茫茫草原蒙古國的原生態、塞上戈壁之景以及蒙古國傳統特色習俗和文化展現的淋漓盡致;另一方面也將人性的沖突暴露無遺。影片中,從人物服裝的過渡、建筑和交通的城市化發展、再到就醫環境的現代性,都將導演想展露的當代蒙古國城鄉差異過大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呈現出來。而丈夫和妻子一路上的生活細節沖突與對話,則引領觀眾思考新舊交替、理解與回應的人際溝通問題。妻子習慣于之前丈夫的溫柔細心,感慨他改變之時,二人卻沒有良好的溝通,在情況愈演愈烈之下,他們終于更好地理解了對方。遺憾的是,理解的過程中引發了很多悲劇。導演也在媒體見面會上闡述自己想表達的感受,“理解是一種回應,與人交往之時,這種回應很重要。雖然改變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很難,但只要跟身邊的人保持善意和信任,輔以良好溝通,改變其實不難。”

    談到片名《再別天堂》的設定,導演表示,一方面是想體現出生命的輪回,有新生命的誕生也有生命的離去;另一方面也想展現出“真正的天堂”之樣:男女主角看似生活在理想主義的高原天堂,遠離鬧市,過著以牧為生的自由生活。但片中結尾之處,當男主騎著駿馬離開妻子、離開高原奔赴城市學習駕駛之時,此時的天堂似乎已不再是最初的理想天堂。

 

19 CFP.jpg

《再別天堂》主創人員與觀眾見面。(CFP 圖)

 

 

指導單位: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上海市人民政府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1109號

辽宁11选五遗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