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電視技術的高速發展,以及5G技術即將進入商用,未來觀眾足不出戶便可獲得良好的觀影體驗,在如此背景之下,對于電影行業的沖擊將是巨大的。電影行業要保持持久的生命" />
2019-06-18 11:12:53[更新]

2019年6月18日

高掌遠跖

 


隨著電視技術的高速發展,以及5G技術即將進入商用,未來觀眾足不出戶便可獲得良好的觀影體驗,在如此背景之下,對于電影行業的沖擊將是巨大的。電影行業要保持持久的生命力和發展前景,技術革新尤其是影院技術的高端化不可或缺,只有保證了大屏幕的獨特優勢,才能鼓勵更多的觀眾走進電影院。
 
面對這個迫在眉睫的挑戰,上海近年來大力推廣影院高端化,從2014年起至今,經過近六年的整治和檢測,如今的上海影院技術已經有了大幅提高,成為為數不多的擁有大量高端技術應用影院的城市之一,對整個行業起到很好的領導作用。而將影院高端化理念和經驗推廣到長三角地區,也成為上海責無旁貸的重任。
 
昨天,長三角電影發展論壇亮相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發布了上海高端影院地圖,宣布成立上海市高端影院技術研發培訓基地,與會的行業人士也共同探討了中國影院技術當下的困境與未來的方向。
 
在上海高端影院地圖上,觀眾可以輕易地在十二條交通軌道上找到地點合適的高端放映技術影院,更加便捷地在家和公司附近看好電影,領略影院高端技術帶來的魅力。同時此舉也將推動長三角電影一體化發展,為日后江浙皖的高端影院發展提供方向指導與幫助。
 
隨著上海市高端影院技術研發培訓基地的成立,長三角電影行業在提升影院高端技術方面的合作也將變得更為緊密,例如華夏電影的CINITY影院系統綜合融合了很多高新技術,該系統將打通120幀高幀率技術電影的壁壘,給觀眾帶來更加身臨其境的沉浸式觀影體驗,未來不排除LED形式的發展。這套影院系統的推廣,對于長三角影院高端化將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
 
堅守電影陣地,科技的不斷革新是必須的,為了提高觀眾的觀影體驗,高端影院技術要有高掌遠跖的決心,形成更廣闊,也更立體的布局。


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評委傳遞正能量
讓有才華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每日新聞》記者 王婳 實習生 譚亦惠
 


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評委會成員齊齊亮相與媒體見面。評委們紛紛對亞洲新人導演能夠呈現有創意的電影佳作表達了期待,并希望青年導演們能帶來新的趨勢新的表達,將亞洲電影帶向新的時代。

用自己的經歷帶動更多新人

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提名影片共有14部,其中有一半都是出自中國新人導演的作品。上海國際電影節一直致力于完善新人培育階梯型體系,本次的亞洲新人獎也新設亞洲合拍項目、華語新人沙龍,為不同文化背景的新人拓展發展新空間。從創投到金爵,新人成為名家,上海國際電影節對新人的培育已經開始產生效應。
 
亞洲新人獎評委會主席,中國著名導演、編劇寧浩也一直重視對電影新人新作的扶植。他在2016年發起的“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目前已簽約十四位青年導演,并且已推出了像《繡春刀》這樣多部蜚聲國際的成功作品,這也契合了亞洲新人獎對于新人導演關注和培育的主旨。新生力量的進步,也讓寧浩非常欣喜和感慨:“現在的青年導演關注的題材更大更深入,導演技巧更成熟,并且在視聽語言方面也比以前更加進步。”
 
而作為演員,本屆亞洲新人獎的評委之一譚卓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扶植著優秀的新人作品。她彈起了自己曾經參演電影《西小河的夏天》的經歷:“這部電影是被稱為‘小李安’的周全的處女作,雖然成本極低,但是在拍攝的過程中還是出現了資金問題。作為團隊的一員我希望這部作品可以順利,所以我就主動放棄了片酬,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很好的項目,還獲得了第22屆釜山電影節新浪潮競賽單元KNN Award觀眾獎。”同時,譚卓也透露她未來依然希望選擇到好的新人導演的作品以及優秀的文藝片,希望幫助到新人導演,創作出更多更杰出的作品。

年輕的人才有希望改變世界

見面會上,評委們都回憶并講述起了各自新人時期的困惑,也從自身經歷出發為新人導演們提出了中肯的建議。
 
有人是因為資金問題,不得不頻頻跑投資方,推銷自己,尋找資金,比如寧浩;而來自日本的青年導演石井裕也則是當時在自己的作品沒有得到認同時,面臨著許多困惑和來自于外界的質疑,“要有很堅定的信念和對這個行業始終保持一顆火熱的心。因為不管在哪個階段都有可能碰到挫折,如何能夠保持自己的自信,在自己堅持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的評委會成員中,“新人”導演蘇有朋也是影迷們關注的大熱門。相比其他人,蘇有朋的“電影新人”之路可謂走得順風順水。他憑借導演處女作《左耳》入圍第52屆中國臺灣金馬獎最佳新人導演第提名,首度挑戰懸疑題材的電影《嫌疑人x的獻身》也獲得了口碑和票房的雙豐收。對此,蘇有朋表示,自己在挑選劇本和演員方面,尤其下功夫。“很多人說我很會挑人,第一部作品就捧紅了馬思純、歐豪這些年輕演員,但我想說,他們從那個時候就很優秀了,我只是挑選了最適合那些角色的演員而已。同時,我覺得不管是新人演員還是導演,他們都應該真心的希望只做好一名演員或者一個導演,而不是明星。”
 
一直以來,亞洲新人獎都是上海國際電影節除了金爵獎之外的另一種重要競賽單元,致力于發掘亞洲電影的新生力量,為業界輸送更多電影新鮮面孔也是歷屆評委會成員門的初衷。在見面會上,評委會成員們理所當然的被問及本屆亞洲新獎的評選標準。和金爵獎評委們堅信“獎項應該是在分歧中產生”的不同,五位評委已經一致達成協議,他們的目標是要“讓更多有才華,有審美,又努力的年輕人導演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這一份激情也充分感染到了本屆亞洲新人獎評委會成員中“最年長”的評委——新加坡電影策展人、評論家謝福龍。他感慨:“年輕的人才都夢想著改變世界。從整個亞洲的視野來看,亞洲各地區的發展程度都處于不同階段,新人導演有趣的表達和對題材的把握從不同的文化角度為亞洲電影帶來多元化的發展。”


專訪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評委會主席
寧浩:用熱血與努力創作屬于自己的故事

文/王婳 實習生 羅景揚 圖/常鑫


導語:十四年前,寧浩曾經得到過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亞洲新人獎的殊榮。之后,就開啟了順風順水的“瘋狂之路”。如今,被稱為“寧瘋狂”的他以亞洲新人獎的評委會主席的身份再次回到上海國際電影節,挖掘他心目中最有潛力的亞洲新人新作。

別人沒有的獨立態度,是成功的前提

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評獎設立于2004年,次年,寧浩就以《綠草地》得到了這個獎項。當時,還是一名“新人”的寧浩最大的困惑就是資金問題:他不但曾經自己出資拍攝電影,為了節省成本,甚至一人擔任編劇、導演、攝影……但這并不是長久之計,除了寫劇本、拍電影之外,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到處去推銷自己,讓投資方信賴、并出資,把拍攝電影的機會交給他。
 
好在,他遇到了想要大力扶持新人導演的劉德華。當時,寧浩拿到了三百萬的投資費,拍出了票房2600萬的《瘋狂的石頭》——或許連劉德華自己都沒有想到,他投資計劃中這區區三百萬會讓一位新人導演一炮而紅。在那之后,2012的《黃金大劫案》收獲了1.5億票房2019的《瘋狂外星人》更是狂攬22億,寧浩就這樣坐上了行業中“商業片鬼才”的頭把交椅,他再也不用擔心資金問題,甚至投資方排著隊見他,因為他的 “全部電影均能帶來豐碩的投資回報”。
 
但寧浩沒有忘本,他也加入了重視與扶持電影新人新作的行列,培養電影人才。已經簽約的十四位青年導演中,有路陽所執導的《繡春刀》系列成為國產武俠電影中的一顆新星;曾贈的首部長片《云水》入圍了第47屆荷蘭鹿特丹國際電影節“Bright Future”單元;溫仕培的處女作長片《熱帶往事》在第68屆柏林電影節天才項目市場單元斬獲“VFF Talent Highlight Award”現金大獎……還有像文牧野這樣的對現實主義有著非常強刻畫能力的新人。
 
不過,寧浩也坦言,隨著電影產業的發展,現在的新一代導演不用再像他那個時候一樣擔心資金問題,但更多的是來自技術以及渠道信息的多樣化選擇的困境以及如何準確的把握住自我的定位。“作為新人導演,一定是要具備兩個關鍵要素的:首先,必須具備堅韌的基本素質,當然也需要一定的才華。因為,才華平庸的導演拍出來的作品是會無端占據他人的觀影時間的。”
 
作為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的評委會主席,寧浩展現出了他作為一名前輩的淡定和專業:“所有的青年導演,成長為成熟的導演,都需要時間。”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更明白成長是緩慢但又極具意義的,“沒有人會一下就認清自己,都是在一邊前進一邊認知的。但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堅持讓自己有足夠但創新性、趣味性、時代性和本土性,因為個人的意志表達和別人沒有的獨立態度,會是成功的前提。”

對話:

少一點私心,也少一點野心
Q:很多新人導演可能會希望目前最具“流量”的明星參演自己的作品,以此來增加票房號召力。但也有行業內人士覺得這種做法不對,因為這些明星可能演技不夠,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A:我覺得這是一個導演的視角問題。我從來不會在挑選演員的時候去考慮“流量”這個問題是否真實存在,因為不管是在電影的立場還是角色的立場,這些都是不存在的,需要關注的問題只有一個,這個演員“是否合適”。而且我覺得把演員區分為流量明星或者別的什么標簽,這些對于他們來說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我覺得作為導演,我們需要少一點私心,少一點野心,最重要的還是能夠服務于電影故事。

Q:也會有一些新人導演,會在創作和拍攝電影的時候為了觀眾的喜好而妥協。 
A:我不贊同這種做法,我也絕對不會為觀眾的喜好妥協。因為觀眾的審美本身就是多樣化的,對于審美上的需求,在不同層面中也是截然不同的,我們不可能百分百的迎合大眾的需求,堅持自我審美也十分重要。當然了,我們也可以參考或借鑒最為大眾化的審美需求,從這個角度去理解觀眾的喜好。隨著電影市場的不斷發展,觀眾們的鑒賞力越來越高,口味也越來越豐富,這樣實際上也意味著我們的創作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們也應該做不同類型的探索。

Q: 您對青年一代的電影導演和電影行業從業者有哪些建議和意見呢? 
A: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影像技術門檻逐漸降低,影視制作的神圣感也被降低了,人人都能成為導演。但我們需要明白的是:人人都會寫字,但不是每個人都是王羲之。其次,我們需要堅持自己內心,到充分表達的空間,在此基礎之上運用獨特的創造力去建立個人的風格與審美。
現今的青年一代很容易深陷成功焦慮的泥潭中,而這種賽跑制的成功焦慮是極為危險的,作為年輕人,切忌過分浮躁,一定要謹慎,靜下心來,用最大限度的熱血與努力創作屬于自己的故事。


電影語言需要有新鮮感
——專訪金爵獎評委趙濤

文/王婳  實習生 羅景揚 圖/常鑫
 


導語:曾因參演電影《站臺》《三峽好人》《海上傳奇》在國際上備受贊譽的趙濤作為主競賽單元評委中唯一的女性亮相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見面會。在采訪中,趙濤就女性角色的塑造、對影視幕后制作行業的中彰顯的女性力量以及中國電影的發展與變化等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把握女性形象,匯聚女性力量

一直以來,趙濤在電影中塑造的形象,大都是表現女性堅韌品質的:不管是《江湖兒女》中充滿義氣的 “巧巧”,《三峽好人》中的獨自尋找丈夫下落的沈紅,還是《山河故人》中的隱忍的沈濤……人們對這個屢屢在國際上獲獎的女演員充滿好奇,到底她是如何把握和看待女性角色的變化與其時代性特征,并詮釋得如此到位的?趙濤在采訪中談到;“每一個角色雖然或多或少的都有著共性的女性形象特征,但每個角色帶給他感受實際上是完全不同的。而在時代性特征上,我認為,更多的是要表達女性個體對生存方式的想法。”
 
她特別提到了《江湖兒女》中的“巧巧”,在拍攝過程中的一個經歷讓她記憶猶新:巧巧出獄后遠赴三峽尋找斌哥,隨身物品都被偷了,但斌哥閉門不見,巧巧用手邊唯一的礦泉水瓶作為支撐,希望自動門不被關上……趙濤說,這個用礦泉水瓶抵住門的構想,在劇本中本來是沒有的,但她覺得,此處需要有一件東西幫助女主角支撐下去,她就臨場發揮,加入了這段戲碼。“演員對于細節的把握與發揮,能夠促進自身對于對形象有更好的詮釋與理解。正是這些生活化角色的塑造,才讓我有了更多輸出自我的表達空間才最能夠直接的展現生活與真實。”
 
從影二十年來,趙濤經歷了中國電影從影視大國向影視強國的邁進,時代的變化和越來越多的電影作品中,主角對于夢想、美好、奮斗精神的渴求也成為了她本人對于人物塑造的寶貴經驗,這種經驗可能是感性的,但更多是理性的、經得住時間考驗的:“劇本中的人物構建時,她的職業、情感、生活方式都處于次要性地位。我時常也會將對女性的想象放入角色塑造過程中,這種更深層次的思考方式,也來源于我在參演角色前會自行做人物小傳的習慣。”
 
除此之外,趙濤也表達了她對中國電影工業發展的信心:“好的電影需要展現著歷史社會的多元化,需要留給我們在文化、文學上的分量,它需要對個體經歷生活進行體現,能夠回答對個體生活態度、經歷的疑問。時代正在引領我們電影人走向新的創作高峰。”

普通人的奮斗歷程是永恒的主題

作為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會中唯一的女性評委,趙濤公開了自己的評判標準:“我的標準不外乎‘新鮮’二字,而這‘新鮮’二字并不是抽象的、復雜的,而是非常具體的。首先,電影需要有新鮮的的切入點、角度去觀察人和社會,其次,電影語言的完美與否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電影語言的運用所帶來的新鮮感。”
 
她也絲毫不避諱自己作為女性電影人格外關注到了本次入圍主競賽單元的女性導演秦海璐處女作《拂鄉心》。在她看來,女性電影人在行業中是面臨一些困難和壓力的:“因為社會分工的需要,我們往往還要承擔工作壓力之外對家庭生活的堅固,實質上是付出更多而獲得比較少的。相比其他行業,在這個行業里,年齡給予女性角色的限制和范圍比較大,這種身份的限制會極大的影響演員的個人魅力的發揮,我們需要在審美上拋開對身份的限定,給予女性更多的空間。”
 
未來,趙濤也將繼續將創作中心放在情節扎實、人物飽滿、敘事嚴謹、細節考究的本土電影上,她希望能通過自己的電影更多的關注普通人的成長和奮斗歷程,見證時代的變遷和社會的進步:“那些帶有地域色彩的小人物的生活故事,將是我和賈樟柯導演關注的永恒的主題,無論是在他家鄉的汾陽拍攝,還是那些曾經在其電影中具有山西文化背景人物形象,這些地域、人物形象,都有著普遍中的代表性特點,他們的生存、情感的都是大眾化的,同時也是最有共情性的、標志性的,這也是大眾能夠最能體驗到的。”


“電影 ·科技·未來——科幻電影的想象空間”論壇舉行
中國科幻電影的未來充滿想象空間
 
《每日新聞》記者 酈亮 實習生 白一秀
 

 
今年一部《流浪地球》讓觀眾見識了國產原創科幻電影的魅力,也有人將此稱為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但是中國科幻電影能走多遠?與世界科幻電影大國的差距還有多少?昨天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論壇聚焦“電影 ·科技·未來——科幻電影的想象空間”,給人對中國科幻電影的未來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間。
                                
現狀:票房持續上升,更注重情感表達
 
貓眼研究院院長劉鵬用數據和圖表說明了中國科幻電影市場的現狀:中國市場科幻電影近兩年上映數量有所增加,票房收入延續上升趨勢。2019年也是中國科幻的里程碑,國產科幻票房貢獻首次超過進口科幻。以最近大火的《流浪地球》來說,票房46.5億,中國影史第二名;科幻電影的票房,充滿無限想象。
 
而且相比好萊塢大片,中國科幻電影具有很鮮明的特征。劉鵬說,好萊塢以動作,冒險類科幻為主;國產科幻以喜劇愛情突出。其次好萊塢科幻在制作水準,宇宙觀構件上更受中國觀眾的喜歡;國產科幻則是更注重情感表達。第二點獲得了編劇張小北的認可。張小北說,在外國更注重電影的視覺化,在中國則更注重看演員的表演。
                                
困境:缺乏成熟的“藝術創造人員”
 
然而,面對高速發展的市場,中國科幻電影的發展仍面臨著巨大的困難。導演滕華濤指出,中國科幻電影的最大困境就是缺乏先例的參考。他以即將上映的《上海堡壘》為例說,如何進行虛擬表演,演好未來故事,這都沒有先例,所以對導演和演員都是一大挑戰。
 
張小北則指出,如何跟本土觀眾做到情感共鳴,如何讓觀眾產生印象深刻的角色,如何找到戲劇沖突、視覺刺激和人物角色構建的平衡,這都是中國科幻電影需要解決的問題。不過好在已經有了《流浪地球》的成功實踐在前,中國科幻電影總算有了一點參照,編劇,導演知道哪些是科幻電影的情感點。
       
當然最具體的困境還是制作。滕華濤說,就純技術而言,中國科幻電影和西方科幻電影的差距并不大,差距大的還是人才的水準。“美國有非常成熟的技術人員,不是單純的操作技術,而是對每一個場景都非常熟悉的藝術創造人員。中國在這方面比較分裂,有些懂技術,有些懂創作,各自都很片面。大型創作電影要有很大的管理體系,好萊塢有成熟的管理體系,運作成熟。而中國還未建立,還在嘗試摸索的過程”。
                               
未來:找到屬于中國人自己的故事
 
面對這些困難,中國科幻電影市場該如何更好地發展,幾位專家也提出了各自地看法。張小北指出,現在中國科幻電影最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的敘事節奏。現階段的中國科幻電影大多是從小說改編過來的。制作人很傾向于改編小說,但是應該知道文學作品有自己的節奏,電影也有自己的節奏,中國科幻電影最好是用原創的劇本。
 
當然,另一方面是故事。現在大家都在講要講好中國故事。中國科幻電影也應該講好中國故事。張小北說,像《入侵者》這類西方科幻電影,故事原型都可以追溯到圣經,羅馬帝國史,荷馬史詩等著作。而中國科幻電影在未來需要找到中國原型下的中國故事,這就需要中國科幻電影制作人用作品不斷嘗試,跟觀眾對話交流,才能形成市場契約,科幻才能真正本土化,類型化。
       
德國導演羅蘭·艾默里奇指出,中國科幻電影要“走出去”,翻譯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以《流浪地球》為例,看完后中國觀眾可以簡單總結,但翻譯時卻很難將其在不丟失信息量的情況下翻譯出來。“中文翻譯成英文,譯者除了要熟悉中外語言,最好還要是個科幻作家。科幻劇本的翻譯涉及情感、邏輯、認知,翻譯是個再創作的過程。”


電影的技術發展已經落后于電視?
上海發布高端影院地圖,或將輻射長三角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實習生 張玲金枝
 

 
長三角電影合作的方式,正變得越來越豐富。昨日,上海高端影院技術研發培訓基地成立暨高端影院放映技術趨勢論壇在紅星電影世界上海汶水路超級店舉行,作為三省一市共同主辦的長三角電影發展論壇的首秀,此次論壇干貨多多:發布了高端影院地圖,并探討了中國影院技術當下的困境與未來的方向。

高端影院地圖發布備受關注

為進一步推動長三角電影一體化發展,發揮各省市之間電影行業的優勢,深化分工合作,形成更加緊密的電影發展共同體,長三角電影發展論壇孕育而生。
 
昨日,在活動現場,上海市電影局、上海市電影發行放映行業協會、紅星美凱龍影業、上海電影技術廠有限公司等各行各業部門或企業領導蒞臨現場,共同見證了上海市高端影院技術研發培訓基地的成立。
 
基地成立了后的第一項重要合作,就是紅星電影世界將應用華夏電影的CINITY影院系統,用于放映融合4K、3D、高幀率、高動態范圍、沉浸式聲音等高新技術格式的電影。此項技術的運用,將打通120幀高幀率技術電影的壁壘,給觀眾帶來更加身臨其境的沉浸式觀影體驗。

除此以外,上海市電影發行放映行業協會、紅星美凱龍影業、海上明珠影業、耳東影業強強聯手,現場簽約設備咨詢服務協議。據悉,該合作將有效地促進影院放映水平的整體提升,推動電影市場的高端化發展。
 
本次活動的最大亮點來自首次發布的高端放映技術影院地圖。在這張地圖中,觀眾可以輕易地在十二條交通軌道上找到地點合適的高端放映技術影院,更加便捷地在家和公司附近看好電影,領略影院高端技術帶來的魅力。據悉,此次高端影院的發布,將作為長三角電影一體化發展的重要舉措,為日后江浙皖的高端影院發展提供方向指導與幫助。

落后就要趕上,滿足觀眾需求最重要

“目前的電影技術,已經落后于電視技術的發展。”在很多人都覺得電影比電視“高端”的前提下,與會嘉賓華夏聯和電影院線副總經理沈銳的話,引起了很多與會嘉賓的共鳴,而高端影院地圖的發布,正是證明了上海市對影院技術發展的高度關注。

高端電影放映技術趨勢論壇邀請了著名導演張建亞、上海聯和電影院線有限責任公司沈玥、華夏聯和電影院線副總經理沈銳與上海電影技術廠有限公司副廠長朱君,就日新月異的影院技術對感官享受的提升、未來放映技術的發展趨勢等方面進行了熱烈討論。
 
論壇現場,幾位嘉賓一同回憶了自己的入行經歷,對過去與當下的技術發展發表了看法。他們都一致認同,影院技術的發展是未來電影的發展方向。著力發展影院技術,不僅是為了趕超電視行業標準,更是為了滿足審美日益成熟的觀眾。
 
一方面,近幾年電視行業的技術發展飛快,HDR等高端技術普及程度很高,在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會,NHK電視臺甚至要首次嘗試運用8K進行信號傳輸。相比之下,電影行業在這方面的發展有些許落后。同時,5G的技術將在不久的未來進入商用,更快的互聯網使得觀眾足不出戶便可享受到良好的觀影體驗。想要葆有電影行業的生命力,就必須鼓勵觀眾走入影院,影院的技術高端化必不可少。
 
另一方面,電影市場這幾年技術革新不斷,3D、IMAX等技術的運用使得觀眾的需求與標準不斷提升。除了消費內容,他們還需要消費場景與儀式感。而為滿足這一類的需求,就需要院線從影院的終端、布點和投資等多方面做好準備,需要引進高端硬件,推動技術。
 
影院技術在電視行業與觀眾的雙重“督促”下呈現了高速發展的態勢,全新的高端影院系統也在不斷推出,例如華夏電影的CINITY影院系統,就綜合融合了很多高新技術。

堅守技術革新,顛覆式改變來襲

過去的經驗表明,前期在技術革新上有所投入的影院都實現了很大的盈利,技術帶給電影市場的好處顯而易見,而前瞻的眼光與包容的態度在實現技術革新的過程中必不可少。我國市場對于技術革新是持比較包容的態度的,這也是我國的影院高端技術可以處于世界一流地位的主要原因。
 
一流的影院技術,不僅為觀眾服務,也會給電影創作者的拍攝過程帶來了很大的顛覆式改變。據朱君先生透露,預計在今年十月上映的李安導演新作《雙子殺手》,較兩年前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在高端技術的應用上有了更大的進步。但與此同時,對演員的表演要求也在不斷提高。
 
在高幀率各種技術融合的情況下,每一位主創的妝容和神態都會在熒幕上被放大,因此,拍攝過程中細節的把控便顯得尤為重要。雖然影院高端技術的發展會給電影創作者帶來一定的壓力,但對劇組和主創的高標準、高要求,可以帶來更多電影制作技術上的革新,對電影行業的發展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當下,上海已在高端影院的技術方面走在前列,對整個行業起到很好的領導作用。此前影院在高度鋪張的時期增長粗放,精細不足,不同的影院標準使得觀眾的觀影體驗大打折扣。在2014年前后,上海市開展了大規模的視聽檢測工作,經過近六年的整治和檢測,如今的上海影院技術已經有了大幅提高,也成為了為數不多的擁有大量高端技術應用影院的城市之一。
 
一個城市的影院技術的進步,離不開背后的企業的默默支持。據悉,華夏電影特地設立專門的部門,不遺余力地推動影院高端技術的應用與進步。事實上,院線企業在電影這條產業鏈上所能收獲的只是微利,正如嘉賓沈玥所說:“做電影是商業,但是長期留在這個行業的都是有情懷的。我們都是在努力想辦法,在影院多、發展快、投資大、租金高的情況下,在有限的條件內聚集資源,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
 
嘉賓沈銳也表示了贊同:“企業掙錢是其中一部分,但是不是核心的部分。國有的文化企業更多的是在思考如何堅守住這塊陣地、如何堅守電影名聲、如何堅守電影。這是我們需要做的。”


金爵電影論壇:聚焦電影行業如何構建有效的工業化標準體系
電影行業工業化:大勢所趨 標準待立
 
《每日新聞》 記者 酈亮 實習生 陳依楠
 

 
昨天上午,一場聚焦電影行業內工業化問題的金爵電影論壇,在上海銀星皇冠假日酒店的金爵廳舉行,兩位導演、三位專家分析了現今中國電影行業面臨的工業化問題。伴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日趨成熟,電影行業的工業化已是大勢所趨,規范、專業的行業標準也亟待確立。

行業現狀:中國電影需要工業化轉型
 
電影行業的工業化,是現今中國電影市場對這個行業提出的要求。現在大部分中國電影還采取著“小作坊式”的制作模式,由于缺少規范的產業標準和專業的規劃,在實際操作中承擔著更高的風險、消耗著更多的人力物力。與此同時,好萊塢在世界范圍內取得的成功,指明了電影產業工業化的必要性,更為中國電影的工業化轉型提供了借鑒。
 
郭帆導演的《流浪地球》在賀歲檔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功,但這樣的成功是建立在7000人花費4年時間的日夜努力之上的。郭導在論壇上直言,由于工業化標準缺失,《流浪地球》在實際拍攝中需要用大量“人力”去填補工業化缺失所造成的缺口。例如,由于國內缺少規范的、拍攝失重場景的經驗,演員吳京在電影拍攝期間需要身著六七十斤的服裝,吊著威亞一遍遍地嘗試才能獲得可利用的鏡頭。幾日拍攝下來,對演員來說是身心兩方面的巨大消耗。諸如此類的工業化缺口,花費了劇組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去填補由于標準缺失而造成的困境。北京電影學院國家電影智庫常務副秘書長兼辦公室主任劉正山就指出,我國在電影產業的技術標準上已經較為完善,但落實程度不夠;而在國家級的管理標準上,僅有橫店影視城制定了《影視拍攝基地服務規范》,但這一個標準是遠遠不夠的,需要更多自下而上從業界推進的行業標準體系。
 
剛剛完成中外合拍電影《天·火》的國際知名導演西蒙·韋斯特,在論壇上分享了自己在中國與好萊塢拍攝電影時的不同感受。他坦言,好萊塢模式的成功是建立在成熟的電影工業化基礎之上的。在好萊塢拍攝電影需要遵循一套完整規范的制作流程,商業片從劇本開始就有規范的模式,拍攝前期需要給投資方呈現精密可行的開銷規劃與拍攝方案。一旦開拍,拍攝期間的每一小時都被明確安排,以此來確保能夠按時、按量產出合格的電影作品。

未來方向:發揮工業化優勢,創造下一個行業紅利期
 
論壇上多位專家以數據的方式展現了電影行業工業化所能帶來的優勢,更為具體落實工業化提出了各自的手段。
 
工業化的優勢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規避風險、提高效率。對影視行業有深入洞察和豐富經驗的普華永道合伙人馬曉俊,以數據表明,四年來年度國產影片票房前十的出品方數量正在逐年遞增,在2018年已經達到了163個。這意味著,為了滿足各家“金主”的不同需求,電影制片需要權衡越來越多的利益,收益分配也變得越來越復雜,捆綁在一個項目上的人需要在這種情況下共擔風險。他希望,電影行業也能像其他行業一樣采取項目公司合伙人制,提高項目的穩定性和可靠性。西蒙導演也提到,自己在中國拍攝時時常需要一邊拍攝一邊解決問題,工作時長遠遠超過好萊塢模式下的商業片。而電影工業化能讓拍攝在規范的流程進行,最大程度上調動資源、提高效率。
 
傳播學博士李湛是為本場論壇提供智庫支持的凡影咨詢的創始合伙人,他提出了“找對人、打對點”的具體發展方向。通過大量數據佐證,他指出中國電影在野蠻生長的紅利期結束后,該為精耕細作的紅利期做出準備。前幾年行業的高速發展是建立在院線擴張帶來的紅利之上的,但中國觀眾觀影頻次在近年來已經達到了世界成熟電影市場的水準,基本保持在每年6場左右的平均水平。在這種情況下,把握細分人群,是邁出電影工業化的重要一步。具體操作上就是通過大量調研,找到營銷潛力和口碑潛力又高的對象,切中他們的興趣點進行宣傳物料的投放。


黑色幽默里的張狂現實
金爵獎主競賽入圍影片《逃離小鎮》見面會

文/王婳 實習生 羅景揚 圖/常鑫

 
導語:在不久前結束的戛納電影節首映獲得不錯反響的墨西哥電影《逃離小鎮》作為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入圍金爵獎主競賽單元的電影之一,同樣也受到了國內觀眾的歡迎。墨西哥導演蓋爾·加西亞·貝納爾談道:“我想以黑色幽默的方式為大眾帶來太平洋另一段的墨西哥國度中的人、生活、故事。”

電影《逃離小鎮》講述了兩個墨西哥年輕人迫切希望能夠擺脫貧窮、逃離壓迫而尋找機會的同時卻被卷入了墨西哥城黑暗的地下犯罪世界的故事。在見面會的現場,影迷們表現出了對片名的極大興趣。導演貝納爾透露,電影之所以叫《逃離小鎮》,是因為墨西哥有一種特殊的辣椒就叫這個名字,而他想用這種特殊的辣椒來影射電影中年輕人——他們的除了非常“辣”之外,性格中還有很多驕傲、張揚,甚至可以說張狂的特性。
一直以來,墨西哥的電影大都追求的魔幻的、奇幻的風格。但這一次,貝納爾卻不走尋常路,出其不意的選擇了一部現實主義風格的電影。他表示,自己只在現實主義和魔幻風格結合這個問題上做了一次還算成功的嘗試:“的確,魔幻現實主義元素多年來都是南美電影界備受國際影壇關注一個特點,但我更希望《逃離小鎮》聚焦的是以平民、普通人的形象去創造生活中的故事,這并不妨礙我在環境的塑造和故事情節上使用豐富的魔幻主義手段。”
 
據悉,《逃離小鎮》也將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展映,屆時影迷們將有機會親身感受故事中出現的轉折、時間推進所展現的離奇色彩、充滿可笑、反轉的人生與現實主義的疊加出來的劇情。而那些會引發觀眾思考性的元素,或許會讓人想到被大眾所熟悉的、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人物加西亞·馬爾克斯所創作的作品一樣:根于現實基礎之上,運用劇情的推進于發展、人物關系脈絡去呈現出魔幻的色彩性特征,而并不是完全的魔幻主義、科幻主義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逃離小鎮》的配樂也十分引人注意的一部分。貝納爾也強調了電影音樂制作的復雜性:“我們首先會把部分音樂提前制作出來,而在后期制作過程中再根據相應的情節創作出契合度更高的配樂,我們在需要在配樂上也展現出敘事感,即使你不懂西班牙語,你也可以從音樂中感受到劇情的發展與共鳴。”同時,他還談道:“在我們這部電影中,我們需要更加攻擊性的樂器來輔助情節,塑造氛圍。我們也會從電影中的聲音景觀中進行采樣,如影片中動物蠑螈聲音,還會運用電子樂器的尖銳、刺激性音響效果營造更加緊張的氛圍,以此來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
 
 
《流浪地球》之后,上海再成科幻大戰主戰場
科幻大片《上海堡壘》劇組亮相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武康大樓燃起了熊熊烈火,場面震撼得讓人目瞪口呆……這是如今備受關注的科幻大片《上海堡壘》中的場面。作為繼《流浪地球》之后中影推出的推出的第二部科幻巨制,《上海堡壘》是國產電影第一次將科幻與戰爭結合、第一次呈現與外星文明的正面對抗、第一次讓未來戰爭發生在中國、上海。不僅是對中國科幻題材的一次豐富,更是一次全新的挑戰。近日在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舉行見面會時,滕華濤導演表示:“中國的科幻電影工業才剛剛開始,作為第一部科幻戰爭電影,請給我們更多信心,我們也會用作品,回饋觀眾們的信任。”

《上海堡壘》將于8月9日全球上映,電影改編自江南同名小說,由滕華濤執導,鹿晗、舒淇領銜主演,石涼、高以翔、王宮良、王森、孫嘉靈主演。當然,更被觀眾期待的,還是科幻大片的“上海元素”——《流浪地球》已經把上海變成了冰封世界,這次滕華濤會怎么“折磨”上海?

在此前已經曝光的物料中,《上海堡壘》首次向觀眾揭示了這場未來戰役的另一主角——捕食者。預告一開始,閃現著藍紫色光的外星母艦便降臨在上海上空,不計其數的捕食者從母艦內部飛出,向人類發起猛烈攻擊。而隨著世界其他城市的相繼陷落,中國上海,成為了人類最后的希望,也是捕食者最后的侵襲目標。

特效得到認可的同時,外界對于《上海堡壘》也有一些質疑,比如“一個拍愛情片的導演,誰給的勇氣去拍科幻片?”確實,在執導的《失戀33天》《等風來》等情感類型電影大獲成功之后,為何要選擇拍一部少有人嘗試的科幻電影,導演滕華濤表示:“10年前拍《失戀33天》的時候,也有人說‘一個拍電視劇的導演,誰給你的勇氣拍電影’,我覺得我們這代電影人有責任走出自己的舒適圈,朝著更工業化的方向去發展。”

面對缺乏經驗的“信任危機”,滕華濤誠懇地說:“中國科幻剛剛起步,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能為中國科幻積累一些經驗,我覺得也值得。”石涼和高以翔也表示,在拍攝時就能感受得到,電影在置景以及特效上做了很多功課。雖然是大特效戲,但劇組實景搭建了6000平米的指揮中心,讓演員更加身臨其境。飾演片中“灰鷹小隊”隊長的王森還坦言:“滕導跟我們開了很多次會,不斷地為我們介紹電影里的未來世界,介紹每一個科幻設置。我覺得這不是在拍一部電影,而是在拍一個世界。”


聚焦現代德國 展望中德合作
-聚焦德國影展發布

 
昨日,上海國際電影節舉辦“聚焦德國”影展發布會。本次影展于共有11部作品參與展映,其中包括入圍金爵獎劇情單元的《生日》,一次入圍金爵獎紀錄片單元的《一切都好》。

多位展映電影的主創亮相現場,為大家介紹了本次影展帶來的幾部有趣的德國電影作品,表示了對中德合作拍片的愿景。

在《克萊奧:如果我能倒轉時間》的女主角瑪琳·洛希心中,這部電影有一點童話故事的色彩。“這是一個關于女孩冒險的故事,她嘗試在冒險旅途中尋找到一個寶藏,可以逆轉時間。這個故事關乎創造力、想象力,以及告訴我們相信自己的力量。”

《末世之后》的導演卡羅琳娜也來到現場,為大家介紹這部關于末世和友誼的電影。“這部電影講述了在末世之后,兩個性格不一樣的女孩不得不合作加入軍團,為生存作戰的經歷。”

《系統破壞者》的兩位制片人芙勞可和尤納斯簡單講述了電影故事概要。“一位狂野而充滿精力的9歲女孩的故事。她甚至又一點瘋狂,但她期待和盼望著媽媽的愛,并為此作出了非常多的努力。”據悉,本片曾入圍今年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且本次在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國際首映。

德國電影服務營銷有限公司總經理西蒙妮·鮑曼表示本次“聚焦德國影展”希望為中國觀眾展示現代德國社會,加強和中國觀眾的交流與互動。通過本次展映,觀察和了解中國觀眾對于德國影片的反映與評價。

德國電影服務營銷有限公司的公關負責人丹尼斯·魯赫透露,中國和德國在電影上的合作正在洽談和推進當中,現在已有一部中德共同制作的電影項目在推進過程中。“關于電影之間的合作,最初總是從兩三部電影開始再慢慢擴大,現在中德合作已經有了一個非常良好的開端。”

兩位德國電影服務營銷有限公司負責人對對未來的中德合作充滿期望的同時,也表示了對德國電影發行中國將遇到的種種挑戰懷有擔憂。因此,他們希望通過此次中國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契機,了解中國電影市場發行的市場和平臺,謀求未來更多的合作。
 
 
影視市場熱錢退卻?
資本和制作方只是變得更加謹慎理智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上海電影產業的政策,區別于其它影視重鎮的地方,一是服務,一是科技,還有一個,就是金融,這也跟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相映襯。都說影視投資現在越來越大,那么投資人愿意投哪些項目?投資者到底是什么心態?又要避免哪些雷區?昨天,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市場內,電影投融資行業沙龍吸引了眾多影視行業內人士的高度關注。
 
這場沙龍,北京銀行文創金融事業部總經理徐毛毛、文廣資本管理合伙人/副總經理趙曉輝、上海鳴戲CEO朱輝龍、新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楊震華等銀行、資本、影視機構等各方代表,共同探討了影視投融資的種種話題。據悉,行業內有過粗略統計,現在已經拍完沒播的劇投入價值大概超過100億人民幣。這也意味著,行業內正聚集了高風險和高機遇。
 
趙曉輝在電影市場內特意走了一圈,他說:“能今年是一個轉型期,明顯投融資參展的人少了很多,大家也能夠感受到,市場處于一個轉型期,從監管來看,整個政策對題材要求相對越來越高。”
 
然而,這并不是意味著,影視市場內的“熱錢”就已經全跑光了,作為很容易經濟效益、社會效益雙豐收的投資,資本仍然愿意在這里尋找機會,只是變得更加謹慎而已。朱輝龍表示,作為有融資需求的影視公司,也應該變得更加謹慎,不要盲目去融資:“第一點,戲要做足夠,所以劇本很重要,開發時間一定要對;第二點要選擇對的合作伙伴,過去很多戲出問題是特別著急,拿資本的錢就特別著急,什么時間必須要創作出什么東西來,這是急不得的;第三點,要選擇對的班子,在現在的環境下,對的班子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們也看到很多戲因為一個演員出問題整個戲都播不了,所以選擇對的班子是大環境下特別重要的。所以總結下來三個點:足夠的開發時間、選擇對的伙伴,選擇對的班子。”
 
楊震華也表示,作為制作方,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很多,包括整個國家的宣傳氣侯、市場情緒等等,而這些,正是考驗制作團隊專業度的地方。只有這樣,才能和資本創造一個雙贏的結局。
 
事實上,制作方的看法,跟投資方的看法也非常類似。徐毛毛就表示雙方“關注點差不多”:“比如說投電影的話,還是關注好的團隊。確實這個說法很籠統,比如說某某電影大家都覺得是好團隊,但是可能最后某種原因到最后一個環節沒有上映,即使有完片擔保,有好的宣發,也會有最終上映不了的風險。但是,我們投資方不會因為單一事件,就影響我們對于整個電影行業的支持。所以主創團隊是否能夠把好的作品完成,這還是銀行基于整個電影產業鏈中非常關心的一個環節。”


中國伊朗兩國電影合作擁有廣泛基礎

每日新聞記者 陳宏

 
《小鞋子》、《櫻桃的滋味》、《一次別離》,這些在中國電影市場都備受好評的電影,來自我們的西亞鄰居伊朗。這個在電影發明5年之后,就已經生產出自己的電影的國度,如今在國際電影界聲名鵲起,屢獲大獎。跟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中國,伊朗是否有像和歐洲一樣合作的廣闊空間?昨天,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市場內舉辦了“國際合拍片市場:‘聚焦伊朗’——中伊電影人對話”活動,也讓大家看到了兩個電影大國之間更多合作的可能性。
 
眾所周知,中國的國家電影主管部門非常支持中外電影合拍,積極與相關國家簽署官方合拍協議。目前中國已經與22個國家簽署了官方合拍協議,據悉,跟伊朗的合拍電影協議,目前正在雙方協商文本過程中。雙方已經基本上達成共識,估計今年內可以簽署。
 
合作的基礎,是雙方對彼此的高度認可。近些年伊朗電影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在提高,很多中國電影人都關注到伊朗的電影。這次也有作品入圍了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的伊朗曙光旬電影節主席、導演Reza Mirkarimi先生,他說,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伊朗也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我們有很多題材進行拍攝電影,氣侯不同,風景優美,都可以作為我們合作制作影片的題材。我們實際上有共同文化、共同的文明。”
 
他也展望了雙方合作的前景:“伊朗是一個年輕國家,人力比較多而且比較廉價,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可以進行一些合作。專業人才的水平也比較高,在各個領域,尤其是在動畫制作,我們都有很多人才。我們也與世界一些大公司進行合作,我們最希望是跟中國合作,尤其是亞洲國家進行合作。在學術方面,在伊朗有四所電影大學,還有一些大電影學院。有30個攝影棚,而且也是教授電影制作,現在有很強的人力資源。”
 
事實上,雖然如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中國電影也非常樂意和伊朗電影合作。第五代著名導演江海洋就講了一個故事,他說前兩年陳道明曾經興奮地跟他說,自己遇到一件非常好的事,陳道明說“我這個人平時不大得瑟,但是這件事情我跟你炫耀一下,阿巴斯請我拍電影”!
 
“我當時看他的表情,他覺得這是一件大事。我說拍什么呢?他說還不知道拍什么,但是我們已經談了好幾次,他說他先想了解我這個人,我們再找合適的題材和劇本。很遺憾阿巴斯導演去世了,陳道明這個愿望也沒有完成。”江海洋導演說,“但是我相信,我們只要抱著合作的愿望,我們終有一天會合作上,不但要合作,中國的藝術家和伊朗的藝術家拍的片子,也要到國際電影節上展示我們的實力!”
 

指導單位: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上海市人民政府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1109號

辽宁11选五遗漏推荐